地底圆环-利来app苹果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利来app苹果首页 >  猎奇档案 >  地底圆环
时间:1439090096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这件事发生在17年前,我高三那年的冬天。由于我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只能边参考这17年间断断续续拼凑出的回忆笔记,边写这篇文,细节和对话部分我自行做了些润饰,但会尽可能不去加油添醋。

我的老家位于非常乡下的地方。在仅存的回忆里到处农田遍布,四周群山围绕;说到可以玩耍的地方,除了那间开在市区必须骑一小时的车才能到的卡拉ok店之外,我还真想不到别的。

1991年,某新兴宗教却在这鸟不生蛋的乡下盖了自己的宗教设施。建设规划初期受到当地居民猛烈的抗议,我的父母也经常去参加抗议集会,似乎还提交了请愿书给市长及县长,也向当地媒体提出诉求;不过该宗教团体提出了“某个条件“后,还是强行通过了建设计划。关于他们提出的条件,当地也是臆测和谣言满天飞,最有可能的猜测是该宗教捐赠了大笔金额给人口逐年减少的县市,所以地方政府才会不顾居民的反弹声浪。

宗教设施盖在我们居住地区的最外围,佔地面积差不多和2~3个东京巨蛋一样大。大概是人口外流的乡下土地很便宜的关系吧。设施在我高二的秋天落成,父母和班导都告诫我们“不要靠近那里““别和那里的信徒扯上关系“。

当时班上有八个人组队跑去偷看,但设施被高墙围起,正面是一扇巨大的门,门的两侧上方有龇牙裂嘴、貌似般若的雕刻。“惨了!是恶魔教啦恶魔教。“他们看到雕刻后开始起哄,结果因为如此,其它学生也跟着戏称该宗教为“恶魔教“和“般若团体“等等莫名其妙的名字。有时吃饱太闲,为了满足好奇心及打发时间会和几个同学一起骑脚踏车到设施旁闲晃,怪异的是我从没见过信徒或工作人员。由于设施没啥人气,也没造成什么问题,大家也就渐渐不再关注了。

升上高三后,宗教设施已经不再出现在我们的聊天话题中,

直到某天,同学a突然问说“要不要去那试胆啊?“

a“我听爸妈说有个可爱女生常常出入恶魔教的房子,她每天都会到我家店里买东西。“这区唯一一间大型超市是a家开的。a的父母似乎非常感谢每天都会採购2~3万圆的“恶魔教“。a“我爸妈说那里的信徒很客气,都是些好人哦。没啥恐怖的啦,一起去看看吧。“正好我和其他同学每天都找不到地方去也闲得发慌,“那就走啊!“最后决定一起去试胆。成员除了我加上同班的abcd五人之外还有学弟e和f,总共七个男生。有七个人的话就没啥好怕了吧。大家都抱着轻松的心情。

集合地点选在设施附近的废弃邮局前。我抵达没多久abce也跟着出现,但等了30分钟左右d和f还是不见人影,最后只好五个人出发。我们把脚踏车停在设施附近后徒步走向大门,“呜哇~半夜果然还是很恐怖““再多带一个手电筒就好了“。

来到那扇大门面前时,离门有段距离的某栋建筑物内突然亮起了一盏灯。“呜哇信徒还醒着捏““搞不好在招唤恶魔(笑)“我们七嘴八舌的讲些垃圾话。

c“这扇门打不开吧“

a“我知道进去的方法育,从旁边弯进去还有扇小门,从那就进得去了。“

“a你是不会早点说喔。“

我们边抱怨边沿着墙壁行走,走到尽头再接着转弯,没多久墙上果真出现一扇小门。a伸手一推,门跟着顺势打开,我们五个轮流挤进那扇小门进到里面,接着不断开关手电筒,在设施用地绕来绕去。“啥都没有嘛““太靠近建筑物的话感觉很危险捏“我们互相小声交谈,由于这区实在太无聊了,我们决定靠近设施看看。

从大门开始延伸一百公尺左右全是空地,空地后方则伫立着三栋大型设施。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设施外观非常奇特。我们在设施附近鬼鬼祟祟地徘徊,设施和设施之间设有公共厕所,公厕内灯光明亮,外围则用洁白的水泥铺盖而成,甚至还有长椅。

“先休息一下吧。“a话刚说完马上被其他同学反驳,“哈?被抓到的话不就惨了““赶快逛一逛回家啦“我也跟着帮腔“被抓到的话搞不好会叫警察欸,都快毕业了别惹麻烦,赶快回家啦。“然而a却一屁股坐上长椅开始抽起烟来。“等我抽完这根就回去。“我们只好跟着坐下来抽烟。“我去一下厕所。“a说完就走进公共厕所里。“那家伙闯进人家地盘还尿得出来喔““大便的话搞不好会被恶魔诅咒咧“b和c边说笑边抽烟,过没多久厕所传来a微弱的呼唤声。“喂~你们来一下,有个好玩的东西。“

我们进到里头后只见a指着其中一间厕所“你们觉得这是啥?“

b“阿不就厕所。“

a“你打开门看看。“

b“杀小啦。“

b走上前打开门,里头却是通往地底下的楼梯。

a“很奇怪齁,其他间都马桶,只有这间是楼梯。“

事到如今,我终于察觉有哪里不对劲。a的行为从头到尾都很诡异。突然提议要试胆,还知道小门的位置,现在又自己跑来开厕所门。

我开口问a“你该不会想在这大便吧?“

a“蛤、欸、看看“

他回答的支支吾吾,接着又开始问大家“我们下去看看吧?“我当然一口回绝。

“别说些蠢话,快点闪人啦。在那边拖台钱等下就被抓到了。“

“哈哈~你怕了逆?只是下去看看就怕了逆?“

a语气充满不屑。我知道a在挑衅,而他这么做无非是要拐我下去。

b“拎杯也不去,回家了啦。“

但其他两人却兴致勃勃的附和a“好像很好玩,下去看看好了。“

“你们两个才是真男人啊~“a根本在挑衅我和b,

不过下一秒b直接呛回去“拎杯说不去就不去,爱去自己去。“

a“那我们三个就先下去啦,你们在这等吧。“

说完他们三人就一起走下楼梯。我和b继续在厕所内待机。厕所被两旁的设施夹在中间,由于设施窗户众多,不知道别人会不会从窗户看到我们,所以我们决定待在厕所内。

b突然开口问道“喂,你不觉得a有点奇怪吗?“

我“a今天超怪的啊,感觉他从一开始就打算带我们来这里。“

b“拎杯也是这么想。“

我和b讨论了一下今晚的事和被抓到的对应方式,

“他们也太慢了吧!?“大约过了五分钟吧,我和b开始焦躁起来。

b“我们两个先回去吧?“

但仅有的两个手电筒都被a他们带走了,想在黑暗中找到那扇小门应该要花不少时间,想到此我们只能无奈的继续在原地等待。

这时远方突然传来脚步声。沙沙沙沙。听起来至少两人以上。我和b立刻绷紧神经,互相窃窃私语着“惨了...有人来了,这下不妙...“当下空气瞬间凝结。虽然脚步声还很远,但无法判断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如果我们现在贸然跑出去,很可能会因为不熟悉设施内的方向和构造而被抓个正着。

“完蛋了...越来越近了...怎么办?“b整个人有如惊弓之鸟。“他们也不一定是要来这,真的来了我们再躲起来。“我的心脏也是噗通跳个不停。然而脚步声却慢慢朝我们的所在地逼近。这时b突然伸手去开其他间的厕所门。但怎样也打不开。不管哪间都打不开。b低声嘶吼“码的!全都锁住了阿干!“

来者离我们只剩不到十五公尺了。直觉告诉我那群人肯定是朝着厕所来没错。b一定也有相同的预感。我和b愣在原地束手无策。

b“...没办法了,下去吧。“

我“真假... ?“

我实在很不想走那个来路不明的楼梯,可是厕所里根本没有可以躲的地方,就算冲出去外头也是一片漆黑,更何况我们连位置都搞不清楚,八成会被抓住。

半夜身处在宗教设施里,这种情况下判断力也会跟着失灵吧。脚步声已经逼近厕所了。我和b打开厕所门,蹑手蹑脚走下楼梯。本以为这道水泥楼梯很漫长,却出乎意料的走了十阶左右就到地底了。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走在前方的b可能一下去就直接撞到东西,他伸手打开面前的门。

里头是个房间。天花板垂吊着几颗橘黄色灯泡,整个房间都垄罩着橘黄色亮光。我和b进到房间后立刻轻轻关上门。这间水泥打造的房间约15张塌塌米大(记得不是很清楚),里面空无一物,正中间吊着一个巨大的圆形物体。有点难形容,可以想像成一个巨大的铁製呼拉圈垂直吊在那里的感觉。呼拉圈大到可以碰到两边的墙。

我和b没将它放在心上,只是愣愣地站在门前,我小小声问b“a他们咧?根本没人啊...“b表情僵硬回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听到的脚步声如同预料的进到厕所内了。上头传来鞋子踏在水泥地上的声音。来者大概有3~4人。我们仍旧一动也不动地伫立在门前。

虽然能听见些微的人声,但内容完全听不到。感觉得出他们在交谈,嘴里都囔着些什么。b低下头紧闭双眼。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我为了将注意力转移到开心的事上,脑中拼命想着当时红极一时的搞笑节目。不知不觉中,厕所的交谈声从3~4人一口气增加到10人左右了。

上面那些人一定知道我们躲在这里,我害怕得不停发抖。令人反胃的交谈声不断袭来,我的意识也开始模糊。此时,他们突然停止了谈话,喀擦、喀擦。上头传来两道开门声,接着又是一声喀擦。我立刻起了鸡皮疙瘩,那是厕所门打开的声音。

“难道其他厕所打从一开始就有人在里面?“

我不知道b有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因为刚才每间厕所门都上锁了,所以现在并不是从外头打开门,而是有人从厕所里走出来了。耳边传来走下楼梯的脚步声。已经不行了。他们走完全程应该不用15秒。我紧抓住b的手臂。当脚步声来到了楼梯的一半时,

“呜哇啊啊啊~“b突然发出凄厉的哀嚎,用力甩开我的手后衝向房间深处。就在此刻,b纵身跳进圆环里,瞬间消失无踪。我只能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b明明只是跳到呼拉圈状的圆环另一头却整个人蒸发,对于眼前的现象,我还来不及感受到恐怖就先失去了思考能力。我走上前几步,站在门和呼拉圈之间。

“快点道歉!“

“对不起,我们擅自闯进来,真的很抱歉。“

这是我心里想定的后续台词。门缓缓开启。门缝间突然冒出一张脸,彷彿早已算计好。门后有个头上戴着类似王冠物体的老人直盯着我瞧,笑容满面。但我看不出来是阿公还是阿骂。满脸皱纹的老人笑盈盈的看着我,一头长白髮上戴有王冠。

生平从未见过像那样恶意几乎满溢而出的笑容,见到他第一眼我就心想“这家伙根本不是正常人“。我不觉得有办法跟他沟通。老人那脸死气沉沉的笑容,我连看都不想再看一眼。“呜哇!“我喉咙深处忍不住发出哀嚎,跟着步上b的后尘,跳进呼拉圈状的圆环里。

当我再度睁开眼看到的却是病房。脑中一片空白。手臂上插着点滴,我正躺在病床上。光要从床上坐起就花了快三分钟。窗外是美丽的落日馀晖。这间单人病房里没有其他人。我什么也无法思考只是一直放空。我不知道自己发呆了多久,房门突然喀擦一声打开了,门后出现的是护理师。护理师一脸震惊、瞪大双眼看着我,接着又飞奔出去。

即使如此我依旧没有回神。接着主治医生和另外几名医生也来了,他们好像跟我说了些什么,但我只是不断发呆。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大脑才终于开始运转。

“我们刚才已经通知oo君的家属了,oo君睡了很久呢。不过你不用担心,已经没事了。“医生们说了些让我完全摸不着头绪的话。虽然我刚清醒还没掌握住时间的流动,但没一会儿就有个妇人带着年轻女孩,两人哭哭啼啼地进到病房里。她不是我妈。而且我的名字也不叫oo。

“太好了...太好了。“自称是我妈的女人喜极而泣。年轻女孩则边嚎啕大哭边对我说“葛格欢迎回来...“可是我没有妹妹。家里是有个大我三岁、就读大学的哥哥,但我没有妹妹。

我重覆问了好几次“你们是谁?到底是谁?“

医生向冒牌妈妈和冒牌妹妹安慰道“应该是后遗症吧,再过段时间就会恢复了...“

“今天晚上妈妈会一直陪着你哦。“

我躺在床上接受了各式各样的检查,我告诉医生“我不是oo,那个人也不是我妈,而且我没有妹妹。“但医生只是沉思着“嗯...记忆方面有点...嗯...“

“oo君你睡了快两年的时间哦,所以记忆可能还没完全恢复吧。“

就算他们这么说,我也感受不到任何打击。毕竟我连眼前的现实都无法接受了,心里当然没办法产生任何冲击。医生说话时很谨慎,拼了命想要鼓励我。冒牌妈妈因儿子失忆这件事受到不小打击,在旁大哭了起来。

“我去厕所。“

当我想站起来时双脚却异常沉重,连站着都有困难,最后还是靠医生、护理师和冒牌妹妹的帮忙。前往厕所途中我才第一次想起那天夜里发生的事。不可思议的是,从清醒到现在我连一丁点儿都没回想过那次的试胆。虽然对厕所有很深的恐惧,不过这次身旁多了搀扶我的医师还有妈妈和妹妹,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进去。

上完厕所,我抬头看到镜中人后开始尖叫。镜中映照出的不是我的脸。完全是个陌生人。我不记得实际情况,不过听说当时我情绪非常激动,搞得现场一团乱。

之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都待在医院里。自称父母的一对男女、自称妹妹的女孩、自称朋友来探病的人、自称班导师的男人,我对每一个人说“我不是oo,我不认识你们。“我不断向他们重覆a和b的事,以及残存在我记忆中的过去,但最后都被冠上记忆障碍或失忆的病名。他们告诉我a和b都不存在,你所说的这些人都不存在。不过大家对我的态度都很温柔。

根据医生和旁人所言,我放学回家时昏倒在脚踏车旁,被路人发现后就直接送进病房里了。我所闯进的这个世界,全部都是我不曾接触过的人事物。举例来说,当有人说“这里是神奈川县育“的时候,别说我不知道神奈川县,而是根本不应该有这个县才对。我不知道货币单位是日圆,也未曾听说过东京。连日本都不知道...就类似这样的感觉吧。

这时候医生就会反问“那应该是什么才对呢?“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完全回想不起a的名字,就算说了好几次“跟我同班的朋友“,旁人总是告诉我“班上没有这号人物哦“。我努力地不停告诉医生关于进到设施和跳进呼拉圈的过程,总是被以“那只是你睡觉时产生的梦境“打发过去。

但最可怕的是,就连我也开始认真觉得“我失忆了。之前的人生和世界全是睡觉时梦到的罢了。“我开始相信“自己不仅失忆,其它人格和其它世界的记忆还取代了原本的记忆。“不论如何,除了作为他人继续活下去之外我也没其它选择了。出院那天父母和妹妹一起来接我回家。父母亲问我“想起来了吗?“但不管住宅或街景我都是第一次看到。我持续接受心理辅导,努力地适应全新人生。

我把接收到的词汇和信息分成正常及奇怪两派。像是都道府县的名称和国名我都未曾听过,以前的历史和历史人物也都是第一次听说;相较之下大部分的日常词汇就正常多了,比方电视、报纸、椅子和遥控器等等,使用起来毫无不协调感。

起初我完全无法融入家庭生活中,讲话用敬语,因为觉得彆扭,内裤和贴身衣物也全自己洗,诡异的是我渐渐开始相信他们才是我真正的家人,之前的人生只是上辈子的记忆或梦境罢了。

心境产生变化的同时,过往人生的记忆也逐渐变得模糊,原本记忆中最清晰的父母、哥哥、朋友和乡下的街景,现在就连要想起他们的脸也得花上不少时间。但待在宗教设施的最后那个夜晚却鲜明的映在我脑海深处。尤其是那位满脸笑容的老人,永生难忘。

我逐渐习惯新生活的步调,也减少心理辅导的次数,半年后回到了高中校园。虽然都二十岁了才在念高三,但也顺利交到朋友,高中生活过得很愉快。电视上播放的节目也全没看过,对我而言非常新鲜。由于居住在神奈川县的都市之中,繁华生活过起来也是如鱼得水。

然而,回归高中生活四个月后,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的共通点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那时正值暑假,我为了写功课跑到书店去找参考资料。琳琅满目的架上,“oooo“四个字突然映入眼帘。是宗教相关书籍。“oooo“毋庸置疑就是最后那晚我所闯进的新兴宗教名字。

我震惊不已,立刻聚精会神研读起来。这下才明白“oooo“在这个世界上是规模数一数二的宗教团体。明明在我的世界里只是个默默无名的新兴宗教团体,在这里竟然变成全球知名的宗教。之后我又陆续买了许多跟此宗教相关的书籍来研究,但这样做也毫无意义。就算看了这么多资料也不会改变什么。既不可能回去原来世界,也没有人能证明我的过去。就算告诉身边的人,他们八成会回说“那只是你失去意识时梦里刚好出现oooo而已“,我也不想让对我如此亲切的新家人和新朋友感到困扰或担忧。

好不容易能回高中上课,身旁的人也因为我不再提过往的事终于放下心,除了对他们的歉意之外,加上接受心理辅导所受的痛苦,总总考量下,我决定装作没事人继续过我的普通人生。经过了17年之后,我现在只是一名在尘世中打滚的普通上班族。

至于我为什么事到如今还要重提往事,那是因为上个月我收到了一封信。匿名的寄信人在信中写道:

“非常抱歉冒昧打扰。我熟知你的事情,而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来历。我花费了许多的时间和功夫才终于找到你。其实你本名叫做oo,记得吗?我还会再写信给你,请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这封信的内容,即便是你的未婚妻。麻烦你了。“

以上是信中内容。就算他说我叫ooo,我也没有任何熟悉感,但却隐约觉得那就是我过去使用的名字。看完这封信我并不惊讶,也不觉得恐怖或有所期待,彷彿不干我的事一样。对方在上个星期又寄来第二封信。

“我的名字叫做oo。你应该不记得了吧?看样子来到这个世界的只有我们两人而已。这个月25号晚上七点,我会在oo车站的oo等你,请你务必过来一趟。有件事情我必须尽快告诉你,请你一定要单独赴约。“

我记忆中完全不存在oo这个名字,不过我决定去见他一面。内心深处告诉我不去不行。即便到时想不起来对方是谁,如果是曾参加那晚试胆的成员,只要跟他对话我就能知道他的身分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b。由于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才想在板上po出自身经历。同样的文章我也会各留一份给未婚妻和仅存的唯一亲人妹妹。感谢各位耐心看到最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世界未解之谜到底有多离奇?愁坏无数科学家
    世界未解之谜到底有多离奇?愁坏无数科学家
    尼斯湖水怪之谜这是地球上最奥秘也是最吸引人的未知生物之一。早在1500多年前,英国就开端撒播尼斯湖中藏有巨大怪物经常出来吞食人畜的故事。古代一些人乃至声称从前目睹过这
  • 被称为“世界三大自然之谜”的天启大爆炸,有多令人难以置信?
    被称为“世界三大自然之谜”的天启大爆炸,有多令人难以置信?
    明朝,天启六年,在北京产生了一次大爆破,形成上万人逝世,最古怪的是,死者均是赤身裸体!至今,科学家对此也无定论!因而,天启大爆破,也被称为“国际三大自然之谜”!天启六年5月30日,北京西
  • 高坡苗族的“射背牌” 有“穿越生死的爱情约定”之称
    高坡苗族的“射背牌” 有“穿越生死的爱情约定”之称
    贵阳市花溪区高坡乡有一种十分独特的风俗--“射背牌”,有“穿越生死的爱情约好”之称。据悉,当地人认为,在苗族社会里,爱情是个人的行为,而婚姻则是家庭或宗族的行为,它涉及到家庭
  • 四川“江边女尸案”始末:老板劝退后,神秘失踪
    四川“江边女尸案”始末:老板劝退后,神秘失踪
    四川“江边女尸案”始末:老板劝退后,奥秘失踪,被男友扼颈杀死导读?人在无所事事的情况下,总会做一些无聊的作业来打发时间,有时人还会变得捕风捉影,总想去求证自己那不切实际的主
  • 畸形姐弟恋引命案,出租房惊现腐烂女尸
    畸形姐弟恋引命案,出租房惊现腐烂女尸
    前语2014年6月7日晚上8点左右。 温州市区朔门街。“老婆你不用等我了,和孩子早点睡吧,我收个房租就回去。”郑文元(化名)边打电话边爬楼梯,毕竟停在某间老旧的房子门前,“我到
  •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蒙山大佛消失之谜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蒙山大佛消失之谜
    蒙山大佛是世界上最早的大型石刻佛像,却在人们眼前消失了600年。在《北齐书》“幼主恒纪”中记载着,“凿晋阳西山为大佛像,一夜燃油万盆,光照宫内。”这个“宫”就是指历史上著
  •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尼斯湖水怪之谜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尼斯湖水怪之谜
    尼斯湖水怪是生活在英国苏格兰尼斯湖的传疑生物,关于它的传闻,早在1500年前就开始流传了,但最早让尼斯湖水怪曝光于人前是在大约是在1934年,伦敦医生威尔逊途经此湖,正好发现水怪
  •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三星堆千年未解之谜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三星堆千年未解之谜
    1986年,三星堆两个商代大型祭奠坑发现,上千件稀世之宝惊动世界,故而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观”。余秋雨看过三星堆后评价道,“巨大的文化就应该有点神秘,中国文化记载过于明晰,幸亏
  •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  楼兰古国为何神秘消失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 楼兰古国为何神秘消失
    楼兰曾经是中国西域丝绸之路明珠和著名的沙漠绿洲,东西方贸易的重要中心,但是到了4世纪左右,楼兰古国就从史书中消逝了。从考古学家的发现来看,楼兰遗址中虽有大量宝贵的器物、
  • 这几个被发现的奇闻异事,至今仍然无法破解?
    这几个被发现的奇闻异事,至今仍然无法破解?
    通古斯大爆炸不时是个未解之谜,冰陨石假说解释了为何陨石碎片无法找到,但往常科学家发现的碎片可以来自撞击通古斯地域的天体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1908年俄罗斯通古斯河上空发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