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营遭遇怪物事件-利来app苹果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利来app苹果首页 >  猎奇档案 >  野营遭遇怪物事件
时间:1437187193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这是在日本论坛上一位网友真实碰到的怪物事件,事件中的怪物叫做 シシノケ,原文是论坛里的与网友互动的!因为太长小编在这里把网友的提问都略去了!只剩下作者的叙述!前半段是作者写的!后半段是另一个相关的人写的!

之前跟爱犬一起去当地的一座山露营。在那边看到了奇怪的东西。我没什么文采而且像这样开一个讨论串出来也是头一回。故事内容或许会很长,希望你们看的下去。问题我会尽量回答的。

地点是在石川县的一个露营地。我在那边跟我的狗住了一晚。虽然是当地的景点不过还有名的。大概是因为昨天下雨的关系吧,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的游客。管理员来跟我收钱的时候是这样说:”为什么又是跟狗露营……?“

虽说下雨不过其实只是毛毛雨而已。火的样子也变成了u字型。不过这里有着像是水泥块的东西,之后好不容易升起了火而能开始准备晚餐了。一提到露营就会让我想到咖喱,所以这次我也是带了咖喱跟白饭。狗的部分则是带了狗食给它吃。也给狗吃咖喱啦。

我目前18岁今年要满19,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目前身份是重考生,朋友几乎都上了大学,找不到能够一起来这边玩的咖所以带了狗来。顺道一提我的狗叫做路兹,是德国牧羊犬。因为雨势好像开始变大,于是便跟狗一起开始搭帐篷。我带的帐篷是三人用的,就算跟狗一起也十分的宽敞。帐篷里的照明是led型的提灯,从中央上方这样照下来让帐篷内十分的明亮。之前跟管理员预约的时候他有提到或许会有熊出没,所以我也从家里带来了玩生存游戏时的瓦斯枪,不过是放在盒子里的而我当下也没想到之后竟然会用到。

因为咖喱有加洋葱,所以没办法给狗吃…对不起。不过我另外用骰子牛肉来加到咖喱里面,结果只给我挑肉吃。一边安抚着狗一边看著书。看看时间,晚上10点了也差不多该睡了。正准备关灯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了类似猫的叫声。不过不是一般喵喵的叫,而是发情期时像是婴儿哭声的声音。这样子的猫叫声,我想听过的人应该很多才是,在我老家一带不知道是谁养了很多野猫,每年到了猫的发情期时都会听到像是这样的声音,也习惯了,不过我突然浮出一个疑问,山里面也会有野猫这样子叫吗?

之前参加过童军活动的关系,所以对于野外露营这类的事情经验还不少。不过老实说我还真没在山里看过野猫。而且猫给一般人的印象,都是在食物比较多的住宅区才会看到。还是这其实是弃婴?于是我跟狗离开帐篷去寻找声音的来源。我扎营的地方是这景点最宽敞的帐篷区,从这离开一些距离另外有一个专门的团体露营区,而且也有营火堆的设置,那个像是婴儿的哭声就是从那边传来的样子,于是我看向广场的方向。

外面没有照明所以一片黑暗,除了我刚刚提到的挂在帐篷内的那个led型提灯之外我还有一个一样的灯,提着这灯开始朝向那广场。然后我的狗就开始朝那广场的方向叫了起来。

我的狗其实不太会乱叫。就算是不认识的人,只要安抚一下也就认同对方了。因为几乎没叫过所以这下子反倒让我吓了一跳。等到眼睛开始适应黑暗之后,我终于能看清楚这整个广场了。到处都长了一堆杂草,像是学校的操场一样。然后在那正中央,有着营火堆的地方,有个奇怪的东西,在这样的场合下搞不好这样说比较适合,像是个大型的冬用睡袋又像是巨型的毛虫。一开始我以为只是熊宝宝而已。不过我到现在都还没碰过像是鹿这样山里的动物,所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可以确定的是那像是婴儿的哭声是从那玩意儿所发出的。

我想应该可以吧。废话太多了不好意思。因为之前下过雨所以地面还是湿的,广场那边还有着许多的水摊。虽然有点害怕不过因为想知道那是什么而靠近了那个奇怪的生物。那东西突然一阵像是鱼在陆地上跳动的样子,发出了批啪批啪的很大的怪声。我的狗虽然还叫着,不过还是跟我一起靠近那东西。差不多靠近到了距离五公尺左右的时候我看清楚了那东西的外型。那应该是毛的东西不过感觉却像是豪猪的刺。说是虫的话我又确定那是个动物。到现在为止我都是看到那东西的后方,不过那东西突然转了过来,我就像是被鬼压床一样的动弹不得,那东西的脸上有着像是触觉器官一样的东西。

差不多像是这样的形状,然后那些尖端处有着像是眼球一样的东西。感觉有点像是鼻涕虫或是蜗牛。脸上有三根像是触觉器官的东西,然后在那三根东西的中间有一个洞,在我认为是脸部下方的地方长着像是胡子的东西。若我说是跟它对到眼,这样的说法或许有点奇怪,不过感觉的出来那东西在看着我​​这边。虽然只过了1~2秒而已,不过我觉得无比的漫长,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应该一直叫着的狗的声音也听不到。

大概是狗觉得有危险吧,咬着我的鞋子把我往后拉,我才终于鬼压床的状态中回复过来。于是我马上就跟狗逃回了帐篷处。好不容易跟狗逃回了帐篷处,我还是听的到那婴儿班的哭声。我慌慌张张的从盒子里面拿出了瓦斯枪并摆好架势。而狗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不让那东西知道我们的所在地,停止了吼叫却站在帐篷门口死死的盯着那边。老实说我认为瓦斯枪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不过至少手上有把武器还是能让我心安不少。

另外我也把我带来的劈刀先放在身旁将能准备好的都先准备。之后这样举枪的姿势差不多维持了10分钟左右,突然听不到那个婴儿哭声了。我冒了不少冷汗,对我来说听不到就等于那东西不在了。稍微安心一点后想说打给管理员叫他过来这边。管理员似乎住在这个景点的综合服务处,而且他也说过如果有什么问题就打给他。反正就先打过去再说吧。我的手机有信号而且电量也够可是就是没人接……现在时间也才晚上11点而已,人应该还是没睡,可是怎么打就是没人接。

打了好多次电话都没人接。我真的慌了。这个时候我发现狗依旧盯着帐篷门口而且开始摆好准备攻击的姿势了。婴儿的哭声已经没了,本来以为能够稍微松懈一点。不过我发现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这么严重的状况我想应该是生平第一次吧。我听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爬在湿湿的草地上的声音。绝对没错,在靠近着帐篷这边。想着应该要把帐篷内的提灯给关掉吧,不过在这情况下就算有狗在我也无法忍受。雨又开始下了起来,雨落在帐篷上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声音越来越大。那声音的确是朝着帐篷这边来靠近。

那声音已经快要到帐篷的门口了。声音已经大到能够听的非常清楚。狗依旧没有乱叫,而且维持着战斗姿势。我则是拿着瓦斯枪瞄准帐篷门口。而这时从帐篷门外传来了不知道是男是女,发出像是啧啧般的声音,之后有发出像是孩子的声音。

虽然听不懂,不过我感觉像是那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正在对我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在这时候一直保持战斗准备的狗突然跑了出去。”咭呀啊啊啊啊……”我听到了非常凄厉的叫声。害怕狗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于是鼓起勇气走到了外面。看到了刚刚在广场那看到的东西跟死命咬着那东西的狗。然后那东西就像是被丢上陆地的鱼一样批啪批啪的跳着,不断的发出婴儿的哭喊声。

我马上牵住狗的项圈并对它说快走!我们从那地方跑向管理员住的地方。狗似乎非常的不安不断的走走停停的,并向后大叫了一声后我才能确定它真的有跟上来。我右手拿着提灯左手拿着瓦斯枪,腰间插着劈刀拼命的跑着。虽然这边是露营区不过为了不要破坏这边的气氛所以是没有路灯的。我只能靠着提灯的光前进。

路面虽然有经过一定程度的修缮,不过毕竟还不是完整的水泥路面,因为雨势的关系跑过这边而被喷的乱七八糟。不过其实这时候我早就被吓到不行,也没那闲功夫去注意脚下的路面。而树根也长出了路面一不小心可是会被绊倒的。不过我还是在这边摔了一大跤。

虽然不像悬崖那样有那么大的落差,不过还是有一些高度上的差距,我摔到了路边下方。尽管提灯跟瓦斯枪还握在手中,头稍微有点撞到而导致视线模模糊湖的。狗还在路上朝着我这边叫,我想站起身来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有那么一瞬间,我认为我应该是不行了,不过狗儿似乎还是继续的叫着。

过了一会儿视野清楚了些,我终于爬回了路面。虽然落差不大不过自己爬起来感觉就像是在往悬崖顶上爬。我已经听不到到刚刚为止还不断的叫着的狗吠声。突然觉得不安,于是赶紧的回到路面。之后我看到了之前的那玩意儿跟发着生气的吼声、已经转成备战状态的狗儿。双方的距离很近。.

我马上就朝着那东西看起来应该是脸的部分开了一枪。虽然弹径是8mm,不过毕竟只是拿来玩生存游戏的空气枪,我也很了解这实在没啥威力,不过我不能再让我的狗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接下来那玩意儿发出了一种我无法用文字来叙述的声音。我赶紧把狗带离开那东西的面前并马上跑开。这时候我的脑中只想着早一刻到达管理员住的地方。虽然那边跟这差的满远的不过我还是死命的跑着。在这倾盆大雨之际里,我分不清身上传来的疼痛到底是擦伤还是撞伤,另外身上满是泥泞也很恶心。

如果在这边停下来的话大概就万事休矣,所以我还是继续的向前跑。好不容易终于到达了管理员住的地方。虽然门是锁着的不过里面还亮着灯。想也不想的用力的拍打着门。到管理员开门为止的时间我感到相当的漫长,不过最后终于进了屋内。管理员大概是被我们的样子给吓到,关上门后有点被吓瘫的跌坐在地上。我想应该是因为我很大声的对他说:”门!快把门给锁上啊!”

管理员一边看着我们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一边把门给锁上。好不容易回过气来,不过对于管理员的询问我还是没办法马上回答。于是我们先到了像是谈话间的地方,他把毛巾递给了我让我擦拭身体。之后又拿了咖啡给我喝,我才终于回复冷静。而管理员也拿着毛巾把狗儿给擦干净,看来它没什么伤,安心了许多。管理员擦完后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对我说:”怎样?冷静多了吧?”

我便把事情大概说给他听。管理员虽然很专心的听着我说,但我看的出来他的表情慢慢紧绷了起来。说完后管理员站了起来走向这谈话间中的一个铁柜。打开了锁头并从里面取出了猎枪(?)的东西。对我说:”我去确认一下其他的门窗。”后便前往其他的房间。管理员住的地方有点像是小木屋的地方,房间数应该也不会太多,管理员绕了一圈后回到了谈话间并向暖炉添进了新的柴火。检查完毕后,管理员一手拿着猎枪坐在我的对面并一脸严肃的表情开始对我说。

我是石川县人,这地方叫做a丘吧?而且这地方听说有种妖怪会出没,名字叫做”シシノケ”。

简单把管理员说的给整汇过后,在这座山里从古时候开始就听说有像是神明般的东西栖息在这边,管理员似乎是属于拥有这座山的一族中的一份子,所以以前就听过这传闻。外型跟特征几乎跟我所叙述的差不多,似乎会吃羚羊。以前好像也有从其他游客听说过他们也看到了像是鼻涕虫的怪物。不过这次管理员惊讶的是尽管看过的人并不是极少数,不过却没听说过有人被那东西给追击过。

管理员虽然不怎么相信我们的样子,不过看到我们这样不寻常的出现跟狼狈的外观也开始认为事情似乎有些不妙了。于是我跟管理员还有狗就在谈话室里过了一夜。

再度有记忆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我大概是太累了,以至于什么时候睡着都不知道,而且还是被管理员给摇醒的。从外面好像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路兹在我的脚边呈现备战状态。管理员跟我都没有勇气到外头去看看。目前首要的就是不让屋内的火炉熄灭而不断的添加木柴。虽然说从管理员那听到的来看那东西不会吃人,不过我们被袭击也是事实,所以不能松懈下来,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那时候听到像是说话的声音所说的东西。

itosshanou?我还没有跟管理员说过这个。不过问他后他也不知道,只能​​从音调上判断会不会是金泽腔或是石川县的方言。我虽然是在石川县金泽市土生土长的,不过我爸妈都是其他县的人,我们家族的人很少会用到金泽腔来说话,而且身边的同学跟一些工作换来换去的人里面也很少有人说的是金泽腔,所以我一直到现在都没办法了解那是什么意思!管理员也听到我跟他叙述过的那声音之后变的开始坐立难安。

我们两人一起走到了大门附近,在窗户边偷偷看外面的样子。外面还是一片黑,不过可以确定那婴儿哭声是从大门那方向传来的。而且这时候听到了咚…咚…的敲门声。我如果形容成地面震动的感觉应该会比较适合,木制的大门咚…咚…的。地板震动的声音、雨声、还有婴儿的哭声,更加深了在这深夜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管理员举着猎枪瞄准着大门方向。我则是拿着瓦斯枪瞄准。路兹也在我身旁伺机而动。管理员的猎枪好像是二连发的。枪管本身有两根而中间可以折下来的款式。(就是双管猎枪啦==)管理员面对着大门并有点像是用声音做反击的大声说道:”是谁!要干麻!”哭声跟敲门声瞬间停了下来只剩下雨声,感到了不寻常的气息。这股寂静差不多持续了3分钟。

咚咚咚咚咚咚!

突然传来了像是用身体撞门般的巨大声响。管理员扣下了板机。我是第一次听到枪声所以一下子耳鸣了。管理员有点呆掉的样子。大门多了好几个孔。我们两个人战战兢兢的开门到外面一看,虽然什么也没有,但发现地上有着好几根像是针一样的毛。于是我们便拿木柴跟组合木板来修补大门。之后我跟管理员还有路兹就待在谈话室的火炉前一直撑到了早上。

之后到早上都没发生任何事情。这也许是我人生最长的一夜也说不定。我跟管理员都因为长时间处于精神状态紧绷的状态所以非常的疲累。管理员打了通电话给当地的打猎协会还是啥的。约两小时后来了三个50~60岁,颇为硬朗的中年人。于是我们总共五人一狗,由我带路前往那露营区。

到了露营区后一样看到了满地都散落着那种像针一样的毛,我的帐篷跟行李被翻的乱七八糟,简单来说是被弄坏弄乱,不过实际上应该要说是被压坏才对。之后我们一行人暂时先回去小屋。跟那三个打猎协会的人说明原委,他们所知的也跟管理员说的一样,是从古时候就开始有的神祇,这些老先生们虽然没也没看过,不过这些事情都是从以前就流传下来的。之后我搭老人们的三菱帕杰罗的顺风车回家了。

在车内有听那些老人提到,虽然他们是有听过有人曾经目击过的事情,但会袭击人类这真的倒是头一回听到。虽然有很多种称呼,不过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而我也被告知如果把这事情说出去的话事情可能会更加严重。另外根据老人们的叙述,那东西虽然被称作神,不过实际上还比较偏向魑魅魍魉之类的东西,似乎是畸形儿跟神交合后的产物之类的。

今天总算是回到家,不过因为我日后是准备要去神社做净化处理的,所以我也有问了他们神社的电话号码。另外关于路兹,因为发现它嘴里似乎有伤于是带它去看兽医,没想到兽医说这满严重的需要马上住院,要我明天再来看它。兽医问我它是不是去咬到剑山还是仙人掌之类的尖刺物。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不过暂时只能吃断奶期间内吃的食物而已。

这些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而我今天回到了家。虽然文章又臭又长而我又打的很慢跟各位说声抱歉。瓦斯枪的外盒已经被弄坏了,而劈刀也因为无法掩饰,若是直接带在身上的话大概会被警察抓吧,所以那时候我都交给了管理员。

最后附上我的狗,用手机照的所以画质比较阳春。

那么首先跟大家报告星期二跟星期三的事情。(前面的发文时间是在礼拜一的晚上,而现在开始的则已经是礼拜四的凌晨了)我在礼拜二的时候过去兽医那边,不过这礼拜的预约挂号似乎都被排满了,所以我只排到下礼拜一了,但看到路兹的精神比我想像的好就安心多了。

礼拜三则去了之前跟管理员还有打猎协会中其中一个老人一起去了某间寺,去找一个像是住持的人。接下来文章或许会很长喔。一开始我就准备把事情都给说明清楚。我本来以为对方会是一个普通的和尚,没想到却是一个有着头发的30多岁男子。之后我们被带到了一个像是准备要做法事之前的等待室,里面是一间有着一张长桌子跟塌塌米的和室。

打猎协会的人、我、管理员

————————

桌子

————————

住持

差不多是这样坐的。之后我便没有隐瞒的将事情经过都说给了住持听。而跟管理员会合后的事情,也让管理员掺进来一起说明。而对方应该也是跟打猎协会的人一样以前都听说过,所以一直是一副冷静的态度。像是这样的目击经验跟传说他大概有从上一代住持那边听说过吧,不过换到他主事后却是第一次碰到这件事所以有些感到棘手,在我们说完了之后,则换住持开始叙述他从上一代那所听到的异闻。

第一个传说是这种东西是把畸形儿当作神佛的转世而被养在山里。对象则是那些缺手缺脚或是脸上有残缺的孩子。第二个传说则是关于大型毛虫。将刚生下来的孩子献给那种大型毛虫。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传说,虽然我是还想要再问下去,不过越想越恶心……

说是毛虫不过正确来说也许是蛞蝓才对。在那边一带的村落是很有名的传说。今天没有时间接受净化,后天我会再度过去神社。

…………………………………………………………………………………………………………………………………………………………………………..

(接下来作者换人了,而且时间距离上面也过了半年)这个不是同一个人写的,上面那个人写完后帖子就仍那里了!下面另一个人接上面那个人的帖子!

我看到了一篇故事是“看到了奇怪的东西”,过了这么久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会对原文所说的后日谈有兴趣,不过就让我代笔补完吧。我是故事中那位住持的儿子。打猎协会的人我在他们之前来寺里的时候有碰过,虽然主要是跟住持谈话但我也在一旁,几次后就熟了起来。因为不是事先打好的,打字速度不够快请见谅。

我家虽然是间神社,但在石川县内并不是什么特别有名的神社,只是山里的一间小神社。也绝不是那种香油钱满满的类型,我们的收入几乎只靠代代继承下来的土地拿来做停车场收费而已。尽管事实是如此的令人沮丧,不过我们家神社的传承可是相当的正统。顺道一提,爷爷是能够看的到那种东西并加以净化或驱除的能人。而我自己只是能看的到而已,现在这阶段啦!

之前故事中的原文我在这边用a来代替,a来我们家的时候我记得是四月中的时候。差不多刚好下午一点时电话响了,10分钟后a一行三人过来了。父亲事先就大概了解了原委,就直接将他们请到了接待室去,(不过里面也只有两张沙发而已),然后听起了a跟其他人的叙述。

因为自己也准备要接手父亲的工作(?)所以尽可能用一些理由来让自己有关并且掺一脚。那一天也是如此,父亲跟a一行人坐在沙发上谈,而我则靠在一旁的墙壁上。a在来我家神社之前似乎也跟打猎协会的人去过其他神社,从那边的住持听到有关这方面的事情,因为我从小开始就是听着妖怪的故事或是山神之类的故事长大的,这类的故事早就听到腻了,而他们所说的事情跟以前从爷爷那边听到的几乎一样。

简单叙述爷爷所说的话。在以前,山里有个村子,这村子里的人总是被镇上的人投以异样的眼光,而不断的被迫害,有一次,在村里有个样貌不正常的孩子出生了,他被村民们当作是神明的转世,为了要对镇上的人进行复仇,村民们准备把这孩子当作神来培养,于是让孩子住到了山里的神社,让孩子跟原本就住在这的山神来往。(说是来往其实有着交配的意思在)

镇上的其他村子开始被破坏,样子像是大型毛虫的东西用身体压毁田里的作物,一开始只是其他的村子出事,但慢慢的也延伸到山里的村子来了。最后这山村的村民所说他们已经让那东西无法再跑出山外来了。于是这件事情以民谣的方式在小朋友间流传了出来,告诫着大家复仇是不行的。a在谈话结束后就回去了。我也有跟他留了连络方式(手机号码跟mail),之后的1~2礼拜都还有连络。

还好吗?狗的状况如何了呢?差不多这样的来往。不过渐渐地这件事情就在我的记忆中消失了,一直到了九月中为止。尽管曾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不过我还是很普通的生活着。打猎协会的人在九月中又过来这了。这次则是登山客的目击事件。看到了像是全身毛茸茸的大型毛虫,外型很大的东西。我一样的跟父亲还有爷爷听着事情的经过,这个时候我才想起a之后不知道怎样了,于是便传了mail给他。等了两天没有回应,于是我在第三天的下午三点左右打了过去。接起来的是a的母亲,她告诉我a现在住院中。在差不多五月中的时候从楼梯上摔下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复意识。而狗的部分则是因为伤口化脓已经死了。

虽然我也试着想联络露营点的人,但网页不知道为什么挂掉了。(还是关掉了?)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边的电话号码。就如同爷爷跟我说过的传说一样,现在又再一次的上演了。

翻译附言:

 

一开始还以为又是钓鱼文,而在这边我就不多做原文内有的讨论串数字则是因为读者回应的东西不太重要,作者也没有多加回应……其实想想,翻这类讨论串出来的故事该不该把原文内本来有的其他回应给翻出来也是一个问题,多翻,有些2ch上的东西,台湾人几乎都不太了解,多加解释会很费篇幅跟时间,不解释又会让台湾的读者无法完全了解故事内容,老实说我自己也没有在上2ch,所以看到一些2ch的特有名词时我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名字:シシノケ

住在石川县的山中,有点像是蓑蛾的妖怪。其实本来是山神的一种,不过因为到山下为非作歹,而被限制不得再出山外。

シシ脑:脑筋不太好,一旦锁定的猎物就会穷追不舍。

シシ之眼:有三只眼睛,再黑都看的见,而且与其对到眼者会动弹不得。

シシ之口:无齿,对于猎物则是完全用吞的,特别喜欢吃鹿,不过也会吃人。

シシ之毛:全身覆盖着像是针一般非常坚硬的毛,就算被咬被击中都没事。

シシ之胃:有着能够将吞下去的东西完全消化的胃。

シシ之筋:力量相当的大。

哭声:像是婴儿般的哭喊声,对于人类来说,唯一能够听懂的就是「イトッシャノゥ」

移动方法:虽然没有手脚,不过能够像鱼在陆地跳的一般来移动。

弱点:怕碰到狗。

相关文章

  • 世界未解之谜到底有多离奇?愁坏无数科学家
    世界未解之谜到底有多离奇?愁坏无数科学家
    尼斯湖水怪之谜这是地球上最奥秘也是最吸引人的未知生物之一。早在1500多年前,英国就开端撒播尼斯湖中藏有巨大怪物经常出来吞食人畜的故事。古代一些人乃至声称从前目睹过这
  • 被称为“世界三大自然之谜”的天启大爆炸,有多令人难以置信?
    被称为“世界三大自然之谜”的天启大爆炸,有多令人难以置信?
    明朝,天启六年,在北京产生了一次大爆破,形成上万人逝世,最古怪的是,死者均是赤身裸体!至今,科学家对此也无定论!因而,天启大爆破,也被称为“国际三大自然之谜”!天启六年5月30日,北京西
  • 高坡苗族的“射背牌” 有“穿越生死的爱情约定”之称
    高坡苗族的“射背牌” 有“穿越生死的爱情约定”之称
    贵阳市花溪区高坡乡有一种十分独特的风俗--“射背牌”,有“穿越生死的爱情约好”之称。据悉,当地人认为,在苗族社会里,爱情是个人的行为,而婚姻则是家庭或宗族的行为,它涉及到家庭
  • 四川“江边女尸案”始末:老板劝退后,神秘失踪
    四川“江边女尸案”始末:老板劝退后,神秘失踪
    四川“江边女尸案”始末:老板劝退后,奥秘失踪,被男友扼颈杀死导读?人在无所事事的情况下,总会做一些无聊的作业来打发时间,有时人还会变得捕风捉影,总想去求证自己那不切实际的主
  • 畸形姐弟恋引命案,出租房惊现腐烂女尸
    畸形姐弟恋引命案,出租房惊现腐烂女尸
    前语2014年6月7日晚上8点左右。 温州市区朔门街。“老婆你不用等我了,和孩子早点睡吧,我收个房租就回去。”郑文元(化名)边打电话边爬楼梯,毕竟停在某间老旧的房子门前,“我到
  •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蒙山大佛消失之谜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蒙山大佛消失之谜
    蒙山大佛是世界上最早的大型石刻佛像,却在人们眼前消失了600年。在《北齐书》“幼主恒纪”中记载着,“凿晋阳西山为大佛像,一夜燃油万盆,光照宫内。”这个“宫”就是指历史上著
  •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尼斯湖水怪之谜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尼斯湖水怪之谜
    尼斯湖水怪是生活在英国苏格兰尼斯湖的传疑生物,关于它的传闻,早在1500年前就开始流传了,但最早让尼斯湖水怪曝光于人前是在大约是在1934年,伦敦医生威尔逊途经此湖,正好发现水怪
  •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三星堆千年未解之谜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三星堆千年未解之谜
    1986年,三星堆两个商代大型祭奠坑发现,上千件稀世之宝惊动世界,故而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观”。余秋雨看过三星堆后评价道,“巨大的文化就应该有点神秘,中国文化记载过于明晰,幸亏
  •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  楼兰古国为何神秘消失
    神秘的五大未解之谜 楼兰古国为何神秘消失
    楼兰曾经是中国西域丝绸之路明珠和著名的沙漠绿洲,东西方贸易的重要中心,但是到了4世纪左右,楼兰古国就从史书中消逝了。从考古学家的发现来看,楼兰遗址中虽有大量宝贵的器物、
  • 这几个被发现的奇闻异事,至今仍然无法破解?
    这几个被发现的奇闻异事,至今仍然无法破解?
    通古斯大爆炸不时是个未解之谜,冰陨石假说解释了为何陨石碎片无法找到,但往常科学家发现的碎片可以来自撞击通古斯地域的天体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1908年俄罗斯通古斯河上空发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